海港城

盛宴的形状

_(:_」∠)_

乘雀台:

神走在一千个难民中央,他走得太久,体力不支,脚又被土地啃得血肉模糊。我要回去,他想,他忍受不了人间的苦难,终于在滚滚尘埃中晕厥过去。众人围住陷入迷梦中的神,千百瘦骨嶙峋的手探进他的梦中,他们的手指上顿时沾满了酒香。众人忿恨,知晓他并不是真正的难民,没有难民禁受不住这点苦难,他是一个神,他来到人间只是为了缓解自己的孤独和虚无,但他高估了自己对苦难的忍耐。神欺骗了众人,众人决定将气息未灭的神活埋,以此来惩罚他对众人的欺瞒。神灵皆是在天上行走,唯有黄土能杀死他们。神被泥土淹过脖颈,就要死去,一条白蛇从路边经过,听见神的呻吟,用尾巴卷住他的头颅,将他从地里拔了出来。神为了报答白蛇的救命之恩,邀请它去往众神的宴会。


众神之宴在最高的天上举行,千万神灵在巨大的云朵中飘浮穿梭,他们高挑轻盈,手执永不干涸的酒樽,笑容浸在日月明艳纯洁的光辉中,美貌无比。神倒了一杯酒给白蛇,白蛇嗅着酒香道:这酒是谁给你们酿的?神喝了一杯酒,心旷神怡,微微迷醉,开怀答道:是我们的至高神,这是他珍贵的窖藏和馈赠。白蛇用尾尖举起酒杯,递到口舌旁,分叉的舌尖舔了舔酒液,道:你们很喜欢他的酒,这酒让你们感到快乐。一个神女笑嘻嘻走到白蛇身边,将自己的酒倒入它的杯中。她醉意甚浓,两眼迷茫地仰望着云层垒叠起来的白色高座,对着高座上的至高神举杯致意,笑道:唯有这酒能让我感到快乐,感谢至高神。


白蛇饮尽杯中无色的酒,向着至高王座施施然走去。他的上身挺得笔直,犹如一把寒光凛冽的剑,剖开喧闹欢乐的众神。一个年少的神拦住他的去路,问他要去哪里。不等白蛇回答,他又道:你是要去看至高神?但谁也看不见至高神,他是无形无声无情的,即使是我们,也无法描述他的轮廓,只能承受他的意念,更可况你,你想对至高神说什么?白蛇不理会少年的阻拦,走到至高神座下。


神座上云气翻滚,一无所有。但众神和白蛇知道,至高神就坐在神座上,俯瞰着众神与黑暗,众生与虚无。白蛇对着王座道:至高神,我来到你的宴会飨用你的美酒之后,我对你生出爱慕之心,我从很久以前的时间来,我见过众生万物的荣枯盛衰,见过勃勃生机沉沉死亡,见过大地最美貌的四季,如今我又见过众神,但我从未见过如你一样美丽多情的存在,我想拥有你的爱情,你愿意接受我的爱情吗?白蛇的声音回荡在浩淼的时空里,众神从醉生梦死中纷纷惊醒过来,执着酒樽屏息以待,他们的目光围住了白蛇,酒樽里的酒流到了白蛇的身边。白蛇在阒寂中对着那道虚无再次朗声道:我想拥有你的爱情。


至高神轻轻笑了,虽然谁都没有听见任何声音,但他们能感受到至高神的意念。白蛇道:至高神,在你宴请的所有人中,唯有我不是你的客人,而是你的朋友你的知己你的爱慕者和给予者,他们尝到的是你的酒液,而我尝到的是你本身,所有人都在向你寻求馈赠,但我却想怜惜你慰藉你。众神惊惧不已,用心声交流白蛇的狂妄与无畏,它竟然在言语上亵渎至高神。至高神动了一下,一个神忍不住道。众神蹙眉道,至高神并没有生气。


白蛇看着虚空与黑夜道:你问我能为你奉献什么?我为你奉献全部的真实。白蛇抽出一片鳞,剖开了自己,然后挖出了那颗下着血的心。众神第一次泌出热辣的汗水来,白蛇是他们见过最纯粹又最古老的生灵,他的身体雪白通透,不染一丝尘埃,亿万鳞片犹如柔软不灭的呼吸嵌入那副修长皎洁的身体里。白蛇将心放进至高神分给来客的酒杯里,用舌尖卷着酒杯将心血举到神座前。至高神在片刻的静默后闭上了眼睛,拒绝了他的献祭,众神松了一口气。白蛇道:我已经挖出我的心,再也无法存活,但我并不愿意就此死去,我要给予你爱情,你需要爱情,我听见你意念之外的真实。白蛇将血从头洒下,那些血如同锋利的雨水将它全身的鳞片剔去,银鳞纷纷褪落,流进滚滚银河里。


那一晚,众神在银河边看见银白的河波里泛起猩红的片片光艳,那些光艳如同花与痣,随着河水流向天穹的每一根脉络每一片肌肤,那是蛇鳞。至高神在酒宴未曾结束便离开了,众神举着酒杯又唱起歌来,他们忽然感到惊惶,快乐即将消逝,他们不得不捉紧时光享受剩下的欢愉。果然,随着白蛇消逝的还有至高神的盛宴,那之后的几万年,至高神都没有再宴请众神。


在白蛇的故事就要被遗忘的前一天,曾被白蛇拯救的神在银河边饮酒,孤独一人。众神都陷入了睡眠之中,当没有宴会时,他们很容易就陷入死寂与空虚中,没有至高神的酒,他们再难得那样的快乐,于是他们不得不靠睡眠打发漫长到让他们感到恐惧的时间。神喝完最后一杯酒后想要再去寻一些酒来,就在他摇摇晃晃扶着上古的桂树站起来时,他看见不远处有几颗漂浮在空中的凝固的水滴,它们艳如纯血,形似眼泪,在虚无中随着什么轻轻移动。他伸手去抓,却听见一个声音:别动我……


你是……神猛地睁开眼睛,全身一震,他感受到了至高神的存在。


是您?神望着混沌虚空中的那七滴红色的眼泪,它们曾是白蛇的鳞片。


是我。至高神将意念种入他的心中。


神望着那七滴红眼泪,手执青色的酒樽,对着至高神喃喃:是您,请您再赐我一杯酒,我不想再去往人间忍受苦难,可我也不愿意清醒地忍受虚无。


长久的静默后,神看见在那七滴眼泪之上,有泪水抚过血泪滴落下来,流进神的酒樽中,直到他的酒樽满了之后,泪水才停止。


您……神饮下杯中酒,甘甜清冽,与所有其他酒都不同,那是直抵心灵的震颤与抚摸。他本想为至高神流下眼泪,但他却发出了无数快乐的笑声。至高神的酒让他快乐。他不应该再笑,他的笑声将会把众神从梦中招徕,然后他们会问他的酒从哪里来,神不能说谎,所以他会告诉他们:我们饮用的酒其实是至高神的眼泪,我们的快乐就是至高神的悲伤。


他捂住脸庞,想痛哭出声,但传出去的声音却是一阵又一阵的哈哈大笑,仿佛人世的尘埃。他听见脚步声,滚滚而来,即将将他包围。